特别党员中共临汝抗日县政府第一任县长———党峰晒金滩习近平在正定(连载)
第03版 上一期  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
  •   标题    站内高级搜索
第2940期:第03版 本期出版日期:2021-10-12

晒金滩

语音播报: 语音播报

很久以前,汝河南岸经常有一个小伙子肩挑瓷器担儿,沿街叫卖。小伙子叫申生,他原是山西人,五岁时,他爹得病死了。十岁那年,他娘被一个财主糟蹋后,含恨投河自尽。刚刚懂事的小申生,一怒之下,烧了那家财主的房屋,只身逃到了老汝州,被严和店瓷窑上的穷工友们发现了,大伙儿可怜这个孤儿,凑了一点钱,替他买了一担瓷器,让他挑着叫卖。虽说每天累得难受,可也能吃上一顿饱饭了。一晃十年过去了,申生长成一个大小伙子了。

一天,申生听说汝州城内瓷器卖得快,就想去凑个热闹。这天他早早起来,挑了一担200多斤的花边碗儿,往汝州赶去。他翻过大山,穿过虎狼爬岭,日头升到树梢高时,到了汝河边。过了河马上就到城里了,申生放下挑儿,擦了把汗,躺在一块大石头上,口中直喘粗气。由于起得太早,再加上挑着重担赶了近二十里,申生躺下去不一会儿便呼呼地睡着了。

睡梦中,申生觉得有人叫他,睁眼一看,见是一位手拄拐杖的白胡子老头儿。申生忙说:“老人家,您要买碗?”“是呀!”申生听了高兴地说:“您要买,就只管挑吧!”老人听了,举起拐杖,不客气地在担子里乱敲起来。过了一会儿,老人嘿嘿一笑,说:“孩子,你这瓷碗儿我全要了!你把它挑到河那边我家里。价钱嘛,我决不让你吃亏!”

申生二话没说,挑起担子大踏步地下了河滩。忽然一脚踩住一块光滑的鹅卵石,止不住一个趔趄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一挑子花碗儿全摔在河滩上。申生忙爬起来一看,一下子蹲在地上,双手捂住脸,伤心地哭着说:

“这可连老本也搭里啦!往后我可咋办呢?”

见申生难过的样子,白胡子老头捋了捋白胡子,爽朗地笑着说:“憨孩子,哭啥呢?男子有泪不轻弹,你今天来到我这晒金滩上,还愁啥?”

申生以为老人在开玩笑,就慢慢地站起来,望着老人发起愣来。只见老人用手往沙滩上一指,霎时,整个河滩里的鹅卵石、沙子和碎碗片儿,都变成了金灿灿的金子。老人慈祥地说:“孩子,这里全是金子,你只管拿吧,都是你的!”

此时,申生才如梦方醒,犹豫了半天,才弯腰捡了一粒扣子大的金子,挑起空担子就要走。老人忙拦住他,问:“恁些金子,为啥只拿一点点呢?”申生说:“人心不足蛇吞象。就这,您老已帮了我的大忙了。”老头儿满意地笑了。随后,老人又悄悄告诉申生:“孩子,往后有啥难处,就到你刚才睡觉的大石头上,拍三下,喊三声‘晒金爷爷’,我就会来帮你的!”说罢,老人转身不见了。

申生到家后,用那块金子,买了一头大黄牛,又盖了三间气派的大瓦房,还娶了个漂亮的好媳妇,过上了好日子。

汝瓷窑上的窑主,是个心狠毒辣、贪而无厌的家伙。见申生突然富了,心里很奇怪。为弄个水落石出,就一步三晃地来到申生家,变着法子套申生的实话。诚实人从来不会拐弯抹角,经不住窑主的连诈带骗,申生很快就把汝河滩上遇到的事说个一清二楚。

坏窑主听了,心里高兴得无法说。回到窑上,马上让人装了一车上等瓷器,又硬逼一个工友脱下又脏又破的衣服。他穿上后,赶上车子,一溜烟儿往晒金滩奔去。见到那块大石头,老家伙忙坐下来假装打呼噜。过了一会儿,他从指缝里见白胡子老头儿来了,忙爬起来说:“老人家,买瓷器吧!嘿嘿嘿,只要给钱,我就把这一车上好的瓷器送到您家里!”说着,也不等老人答话,就赶上车进了河滩。只见车轮一歪,“咣”一声,马车变成了底朝天,一车瓷器摔得粉碎。

老家伙像死了亲娘老子似的,坐在车子边拍着大腿干号道:“这真是要了我的老命呀!往后我可咋办呀?”白胡子老人厌恶地说:“别装哭了,爬起来装金子吧!”老家伙一听,睁开眼一看,“哎呀!”整个河滩都是金子。老家伙像猫惊尸一样蹦起来,大把大把地往怀里抓起金子来,抓着抓着,突然觉得身子往下一沉,金子已埋到了胸口处。他急得大声喊叫:“晒金爷爷,快拉我出来拾金子呀!”可整个河滩上竟连一个人影也没有,一会儿老家伙就闷死在了金子堆里了。

来源《汝州民间故事》
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新闻评论0
 新闻评论0
友情链接
河南日报 

Copyright © 2011 今日汝州智慧全媒体数字报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  
地址:汝州市老二门街南段   邮编:467599